哈迪斯死亡幻想曲

让我愉快弃坑:)

【土希】moments

第一次点文qwqqqqqqqq成功辽

好甜啊wwwwwww

物理卷子检查了吗:

*摄影师土(37)×美术老师希(26)




@今天土希发粮了吗 的点文




「1」




“画好了吗?”




“再等等……别动。”




塞迪克坐在木椅上,左脚抽筋让他面部表情有些抽搐,但对面的海格力斯可不管这些,他整个人都埋进了自己的画板。苦难的时刻持续了48分钟,塞迪克简直怀疑自己的腿是不是要废了。




不过海格力斯对自己的作品相当满意,青年罕见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把画举到塞迪克面前,“怎么样?”




“好看,当然好看。”




——尽管他并不能欣赏海格力斯的抽象派画风。




但塞迪克仍郑重其事地把它放在房间的书桌上,有客人来了就假装不经意地给人家看看,然后补上一句:




“我家小鬼给我画的。”




「2」




“塞迪克,你真的有剃胡子吗?”




“绝对剃了!我发誓!”




一对新人在教堂一角窃窃私语。




老实说,塞迪克不确定他们这算不算一场婚礼。没有蛋糕,没有诸多宾客,只请了神父和几位亲朋。他们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西装,在神父面前宣誓将互相不离不弃、相守一生。




简单的仪式过后他们去照相馆拍了结婚照,按两人喜好拍了复古风,白色长袍的艺术家和一身战服的摄影师,有种说不出的微妙。两人一路无言,最终决定把照片封存起来。




“好像那时候希腊和土耳其是敌对关系……”




“是吗?”




塞迪克对历史一窍不通,他纯粹觉得那身衣服好看而已。海格力斯提了一句,思绪迅速被他的三只猫填满。塞迪克叹了一口气,对海格力斯喊:




“猫奴小鬼,晚上想吃什么?”




“不要叫我小鬼!…………咖喱。”




“你故意的吧?我还要再去趟超市!”




“咖喱。”




“好好好……”




「3」




海格力斯带学生去采风,塞迪克搭车同去。女孩们眉来眼去了半天,最后派了个代表过来问塞迪克:




“安南先生,您是老师的男友吗?”




塞迪克晃了晃手上的戒指,“现在是丈夫。”




“但是我记得法律——”




“除了法律效力的结婚证书以外其他该办的都办了。不过你们也不在乎那张纸,对吧?”




“对。”代表的女孩瞟了瞟正打瞌睡的海格力斯,“安南先生,老师上课说您的胡子很扎人。”




“啊,一般都是他主动的——”




“明明是你老凑过来……”




海格力斯不知从哪冒出一句梦话,大巴一个急刹车,海格力斯头一歪,靠在塞迪克肩膀上。“变态胡子大叔……”




“猫奴小鬼。”他笑了下。




End.



【土希】小段子

【土希】小段子


【总之就是海格变成猫猫啦——】


【结尾番外糟糕(大雾】




当塞迪克看到床上熟悉的衣物中钻出毛绒绒的一小团,整个国【?】都懵了。


海格力斯哪去了?为什么床上只剩下他的衣服?以及——


塞迪克拎起这只睡得正熟的猫,眯着眼细细观察,那家伙又从外面捡回别的猫了?这只没见到过啊。


眼前的小家伙动动耳朵,有些不满的向塞迪克软趴趴的挥挥爪子,梦呓般发出几声咪咪的呢喃,似乎在抱怨美梦被吵醒的不满,灵敏的尾巴不时一下一下扫过塞迪克的手臂让他把自己放下来,双眸却始终懒洋洋的眯着。


当塞迪克看到猫咪头上那神似的呆毛,又看了看那堆衣物,排除了裸奔出去的可能,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该不会……是海格力斯那家伙吸猫吸多了变成猫了吧???


塞迪克莫名有些胃疼,青着脸思考该怎么办。后者似乎对塞迪克没有把自己放回温暖窝里的行为有些生气了,“喵——”的一声爪子在塞迪克手背上闪过,在上面留下三道触目的红印子,身体一扭从手中挣脱,在留有余温的被窝里转了个圈躺下,缩成一团球继续呼呼大睡。


塞迪克皱着眉吃痛的吹吹伤口,得,这个性子是他没错了。他无奈的把海格力斯的衣物叠好,放在床头,摘下自己的面具摆好放在上面,倾身轻手轻脚的躺上床,撑着头侧身打量起它。


初夏的夜晚宁静,满天星辰坠入睡眠,月光如打翻的牛奶淌入银河,沿着窗棂倾倒而下,在丝绸的床面蜿蜒,漫上塞迪克泛着寒光的面具和海格力斯喵柔软温暖的毛发。海格力斯喵咂砸嘴,安心的发出微弱的呼噜呼噜声,屁股上的心形斑点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倒是增添了几分有趣。


真可爱。


塞迪克有些理解为什么海格力斯为什么那么喜欢猫了,又或许仅仅是因为眼前的猫咪是海格力斯,霎时的安详充斥整个房间,卷起层层睡意。他一手搂过海格力斯喵,渐渐闭合铜棕色的双眸踱入梦乡。


黑暗的缄默中,静静的,海格力斯的尾巴缠上塞迪克的手指。




“砰!”


第二天早上,塞迪克就被变回人形红着脸一/丝/不/挂的海格力斯踹下床。


“我还什么都没干啊喂——!”




小番外:


海格力斯抓着被子掩住裸/露的上半身,看变态的眼神蹙眉瞧着塞迪克,腹部的柔和线条勾勒出的肌肉引诱似的若隐若现,刚才大幅度的一踹更是露出了光洁的腿部。


方才还有些气恼的塞迪克见到眼前这一幕愣了愣神,玩味的微眯起金棕瞳眸,如寻到猎物的野兽眸子射出几丝光亮。


“身材不错啊,臭小鬼。”尾音扬起挑逗似面前青年的心发痒。


“你是不是想……打架啊……”海格力斯刚降下温的脸颊又涨红了,倔强的反驳着声音暗压怒气和羞耻,头上的呆毛像天线一样有节奏的晃来晃去,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不觉向后退怯。


突然眼前蒙上一层阴影,转眼塞迪克已经凑到自己身边,他在海格力斯耳边故意压低语调——他知道他最受不了这个,男人有磁性的沙哑声音伴随着湿润的热气萦绕在耳畔:


“——要肉体上的扭♂打哦。”






【说好的要写段子然鹅后面逐渐糟糕///】


【原谅我不会写车_(:з」∠)_即使写文笔也渣】


【为什么土希粮这么少啊呜呜呜】










【土希】如果只是梦

【土希】如果只是梦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全文拖沓洋洋洒洒无文笔_(:з」∠)_


*“【】”里面是奇奇怪怪的东西


如果可以接受,食用愉快√




痛。


全身都如撕裂【分裂】一般的痛,已经没有多少气力了,只能勉强撑着身子,半跪在地上。


但最痛的,是心。


他感受着鲜血从伤口中汩汩而出,沿着披风流淌在地,曾经随他南征北战、象征着他不可一世地位的披风,如今已被染红——就像无数次被敌人的鲜血染红那样。


他抬头,望见那张熟悉的脸——那张无数个日夜,自己都陪伴着的脸,如今脸上的稚嫩被时间一扫而过,被成熟与冰冷所取代。


他突然觉得眼前的棕发青年的身影无比高大,不知不觉,这臭小鬼已经长这么大了呢……明明以前才刚到他小腿的。而他现在却已无力站起,失血过多让他的大脑有些嗡嗡作响。


他伸手,想去抚摸那张熟悉无比的脸,想从那上面找到什么,大概是类似可笑的回忆之类的。嘁,臭小鬼,长那么快干嘛,软乎乎的脸我还没捏够呢……但他终究是没有气力触碰到,触碰到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他的目光代替手指游走在棕发少年身上,额头、脸颊、嘴唇、脖颈、锁骨、双肩……他曾无数次亲过那双眼睑,无数次揉过那个小脸,无数次牵过那双小手,无数次搂过那双臂膀……直到他的目光滑到棕发少年手中紧握的那双淌着血的匕首时,停住了——那是他第一次教他伤害敌人,送给他的匕首,因为他争着想要——如今却用来伤害他。他敏锐的捕捉到在自己收回手时,少年的双眼眯了眯。


他看到少年的双唇一张一合,却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在一片喧嚣中,最为清晰的,是他的血珠溅落在地——沿着额头,沿着少年手中的刀刃。


滴答…滴答……


滴血的不是伤口,是心。


他轻笑,自己也要走到尽头了么。


曾经辉煌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现在正半跪在棕发少年面前。


臭小鬼,你说想要一只东方的狸花猫,我远去东方给你带回来;你说想要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我教你使用;你说想找回那个女人留下来的遗物,世界的宝物都在我的囊中。


现在,你说想要自由……


“你走吧。”气声沙哑如垂暮老人。


他见少年的神色由惊讶转为复杂,显然少年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接着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终于,少年颤抖着把匕首高高举起——他知道少年想干什么。


臭小鬼,以后自己生活了,晚上睡觉别再踢被子了啊,都那么大了睡相还那么不好真是。吃饭别再挑食了啊,不爱吃蔬菜真不知道怎么长得这么壮实的。你那窝猫要记得按时喂食啊,真是的,不知不觉自己居然成了猫的保姆了……


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面具大叔不能保护你了。


他努力睁大瞳眸,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把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印在脑海中。但滚烫的血蒙住了他的右眼,也蒙住了他的意识。殷红中,他瞥见头顶上方寒光一闪,平静的闭上了浑浊的双眼。他需要休息了。


眼前的人,终究没有忘记,他名为海格力斯·卡布西。


他终究,不属于他。


他握紧手中碎了一半的面具,心想。




没有想象中的被匕首穿过胸膛的剧痛感,有的只是刹那间的失重,仿佛跌落万丈深渊。


这是……死亡的感受吗?


等等…不对。


照这个速度下落,他到最后会摔到粉身碎骨!他条件反射的开始挣扎,在这失重感中格外无助,像不会水的溺水者胡乱扑腾。


……那又怎样呢?他的心已经粉碎了,不是吗?他停住了最后一点挣扎的意识,准备迎接最后的坠落。


耳边没有呼啸而过的风,有的只是无尽的失重感,但他明白自己要落地了。




惊叫一声,他从床上猛的弹起,浑身已被冷汗浸湿。


……梦?


塞迪克一抹脸上的汗珠,面具还在脸上。光线透过窗户刺入他微眯的眼睛,初晨还有阳光。还有……


他看见那个棕发的孩子,还在他身边。与梦中截然不同的稚嫩脸庞,手乖乖的背在身后,阳光趴在他白净的小脸上,软绵绵的棕色鬈发隐隐透着太阳的金光,给他小小的身形渡上一层金边,青苹果色眼眸不定的闪着。


像极了他母亲。


这是塞迪克清醒后的第一个念头。


“面具大叔,起床了——”脆脆的童音响起,棕发的孩子甚至跳上塞迪克的床,小脚丫踢踢他的腿。


然后第二个念头就是这臭小鬼什么时候这么好心叫他起床了=_=。


棕发的孩子见他没什么反应,嘟起的小嘴和晃动的呆毛都透露着孩子的不满的心急,他拍拍肚子说:“我和猫猫……都饿了……”


噗。


“臭小鬼。”


塞迪克撑着身子从床上起来,手探进棕发孩子柔软的鬈发胡乱的揉了一把,又在他的抗议声中捏了把软乎乎的笑脸,便扶扶面具,带着嘴角的笑意扬长离开了。


他还属于他。




只是,在塞迪克刚从梦中惊醒,被阳光蒙住眼睛都时候,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比如说一闪而过的银光和棕发孩子与梦中棕发青年如出一辙的冰冷神情。




小海格力斯看着塞迪克的身影消失在门框,松了口气。


还好刚才收的快。


背在身后的手握着匕首的力道松了松,他如是想到。




他从未,忘记自己名为海格力斯·卡布西。


从未忘记自己名为希/腊。


他从来,不属于他。




小海格力斯重新收好匕首,他在把匕首放入床底的隐匿的小木箱时顿住,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他到底…是没来得及下手,


还是故意没让匕首落下?


这个念头使他心里一惊,蹙眉思考。


他发现自己不知道答案,


亦或是…根本不敢知道答案……?


他死死盯着匕首上反射自己的影子,泛着寒光的刀刃给他的小脸上了一层冷色调。


他看到自己亮绿色的瞳眸中,闪着火光中的雅典卫城。






————————————————————


呜呜呜为什么冷cp没多少粮啊qwq!


这次的灵感还是源于那只皮气超正且可爱的土叔www


猫猫和面具大叔,小海格力斯更喜欢谁呢?【是小子希啦】

-猫猫和面具大叔,小海格力斯更喜欢谁呢?


-猫猫……


-为什么呢?


-因为……


猫猫……会像面具大叔一样……陪海格睡觉……


猫猫……会像面具大叔一样……陪海格一起玩……


猫猫……会像面具大叔一样……陪海格一起吃饭……


猫猫……会像面具大叔一样……在海格晒太阳的时候……陪着海格……


猫猫……会像面具大叔一样……陪海格一起看书……


猫猫……会像面具大叔一样……在海格伤心的时候……凑过来……


猫猫……会像面具大叔一样……暖烘烘的……


猫猫……会像面具大叔一样……一样……一样……可爱……


总之……海格最喜欢猫猫……就像最喜欢面具大叔……


-噗。


-瞎说什么呢臭小鬼!!!




灵感来自一只脾气超正且可爱的土叔x

为冷cp产粮XD吹爆土希

p1是一张拔叔美图,拿来河蟹一下后面的_(:з」∠)_








p2~5是即使跟别人上床了也三句话离不开薇薇的拔叔【Alana:玛德死给】


请无视掉上面的条条小广告( ̄□ ̄;)





p6~7是两张拔叔麦子美图【GIF图能不能动看造化吧_(´ཀ`」 ∠)_】








最后p8~9是群宣_(:з」∠)_是一只只c麦子饰演的角色的语c水聊群,重皮最多四次,开幼体,大家一起来玩鸭!








【小白不要加哦】

拔杯……这个测试有点灵性

手痒闲的没事于是测了一下波哈x


菠菜的冷香感觉很符合海皇的人设啊,但萌王的酸辣粉味是个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是如此真相的奇尔顿x

所以才总是被虐吗【bu

天哪补完汉尼拔这部剧感觉后两部真的是一会高虐一会高甜!!!!


最后打红龙的cp感简直爆棚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炸!!!!!!抱一起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感动到哭


然后就殉情了_(:з」∠)_


至少在一起了嗯!

???我一个写手发图比文的热度还高???

该高兴还是该哭x